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03章 苗寨风波
    此时,楼下大门位置。

    宽阔小院门前,只见几个衣着苗服的男女正围在屋子前,对着苗舒雅的祖母骂骂咧咧。

    带头的是一个年纪约莫五十左右,人长得瘦瘦高高,一副贼眉鼠眼,尤其是他那深陷眼窝里的一双眼睛,带着无尽嚣张跋扈之色。

    只见他指着老太太说道:“苗老太,今天你就算是说破了天,这围墙我就是建在这里,你又能怎地!”

    随她这话一落,旁边跟着一个中年妇女也跟着起劲道:“不错,我们材料都运回来了,你不让我们建就不让我们建,天底下没这个理儿!”

    她明显是这中年男子的婆娘,言语之间满不尊重,丝毫没把老太太放在眼里。

    而跟在这对中年妇女身边的还有几个人,手里还拿着干活的铁锹和铲子站在一旁。

    老太太见这两人人如此嘴脸,气得全身发抖,佝偻的身子。

    她指着那男子说道:“苗权,你起房子,建围墙,我老太婆不管,但你不能越界把围墙建到我家门口来,这老屋在几十年前就规划好了面积,门前土地属于公用土地,属于两家共用,你们要建墙在这里,我们家以后往哪里走!”

    中年男子正是邻居苗权。

    近些年靠着草药发了大财,将房子推了重建,甚至还要在房子四面围上一道墙。

    他的宅基地本来就只有不到两百平,如果没发财前,还能应付应付就过去。

    然而如今发了大财,人也开始硬气起来了,他要扩大面积,先是把房子扩建了一倍,房子扩建了之后,四周就再也没有他的地来建设院子和围墙了。

    如此一来,他便动了坏心思,要将周围公用地给占了。

    侵占四周这一大片面积建立围墙,只要围墙建成,那么圈出来的地就是他家的。

    他把目标主要定在了苗老太这边,毕竟苗老太家里只有她一个老人,所以他是一点都不慌的,甚至连商量的念头都没有,直接派人过来动工。

    就在老太太的院子门口,挖土开干,看这架势连路都不给老太太留出门。

    苗老太一大早起来看到几个人用铁锹挖地,苗权还拉来了一堆建筑材料,光明正大地撒石灰要在院子门口建立围墙。

    这还得了。

    苗老太顿时气得不打一处

    虽说她平日里待人温和,但眼下侵犯到自己的家里来,她哪里能忍,所以这不就和对方争吵起来。

    然而,奈何孤身难敌众人,面对这七八张蛮横无理的嚣张嘴脸,她明显呈现弱势。

    哪怕是有理,都难以盖过对方态度的嚣张!

    还没等苗权说话,站在他旁边的中年女人就冷笑道:“呵呵!这是无主土地谁建都行,什么两家共用,如果你说是共用土地,证据呢?把证据拿出来我们看看!”

    这中年女人言行举止间,丝毫没有半点人情味儿,高高地抬起头,用着不可一世的藐视目光看着老太太。

    分明是完全没有把老太太放在眼里。

    昨晚她和丈夫就说好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必须把围墙建起来!

    “你!你们强词夺理!!”

    老太太被对方这话给噎住了,她是拿不出证据来了,共用土地哪里有什么证据。

    不过说是无主土地,也是可以的。

    以前这村落里的土地都是属于集体的,一般谁先占谁先得。

    老太太知道他们就是趁着她拿不出证据,就是要将围墙建过她家的院子。

    对方摆明是欺负她一个老人家。

    如果把围墙建起来,势必占了她的院子门口大片面积,甚至挡住了她家的门口,这绝对不能行的。

    老太太就道:“有我老太婆在,想在这里建墙坚决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这地是你家的吗,你这样占着也没用,一个老太婆能走多大的路,倒不如给我们!”中年女人冷声笑道。

    她那轻蔑的笑容就是笑老太太一个快要进棺材的人,儿子又不在家,要这地干什么?。

    苗权也跟着说道:“就是,苗老太,你有两个儿子出息啊,出去挣了大钱也不回来看看你,他们肯定是把你这个老母亲给忘了,你辛劳一辈子有什么用,门口占着这地有什么用,倒不如给我们得了!”

    “就是!”旁边一个拿着铁锹的男人接话说道:“老太太,望你多做善事吧!”

    这话一落,几个人都争着笑了起来,分明是嘲笑苗老太古稀之年,身边却无亲相伴。

    老太太一听这话,顿时就僵住了,握着拳头,全身颤抖着,显然被对方戳到了痛点。

    的确如此啊!

    自从两个儿子出去闯荡世界,小有成就之后就定居在外面了。

    当父母的看到儿孙出息,自然是高兴。

    只是每到逢年过节,孩子们都说事业太忙无法回来,导致现在苗寨里很多人嚼舌根,说她的两个儿子不会再回来了,就留下她一个人独守老屋,也许哪一天不在了,可能会回来给她收尸。

    老太太表面上对别人议论的话不太在意,可每当想到这些事情,她眼眶禁不住地湿润了下来,但又想到儿子都混出名头来了,作为父母的自当不要给子女添麻烦。

    不回来就不回来吧,只要日子过得去,一家人健健康康的就行了。

    可谁曾想,今日邻居为了建房子起围墙,盯上了她家里门口的地,又趁着两个儿子不在欲要强行霸占。

    老太太越想越气,骂道:“你们这样欺负我一个老太婆!这么做,是会遭天谴的!”

    “呵呵!”那中年女人讽刺地道:“天谴?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天谴?你大半截身子埋入土里了,还惦记着这一亩三分地干甚么?”

    苗权也跟着说道:“就是了,你生了两个女子又能怎样?有儿子相当于没有儿子!你个老太婆赶紧让开一旁,老子要动工了!”

    “动,你们动一下试试!”

    老太太气得颤抖着身子,转身走到院子墙角边拿起一把锄头,朝着苗三虎等人面前一晃道。

    这一举动吓得苗权等人,连连向后退去。

    跟在苗权身后的那几个人都是雇佣过来的工人,见到这场面更是吓了一跳,不敢继续圈地。

    苗权夫妇见了这一幕,眉头紧锁,谁能想到老太太这么激动。

    有人见状,就忍不住地劝道:“苗老太,我劝你还是把地让出来吧!苗权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小心别把自己搭进去!”

    当即有人跟着附和地道:“对,苗权三个儿子,现在都混得不差,老太太,希望你要明智一些!”

    “滚,你们都给我滚!谁要是占老婆子的地,就从老婆子的身体上踩过去!”

    老太太大声地呵斥,干瘦的老手挥舞着手里的锄头。

    众人见了避之不及,纷纷向后退了几步。

    老太太明显情绪激动。

    她知道对方有三个儿子,在当地小有名声,对方敢这么干,分明是依仗着家里有男丁,腰杆子就硬。

    可怜她一个老太婆守着老屋,被别人欺负到头上,无人帮衬。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人未至,一个男子的粗野声音已经传来。

    “哟?哪条道上的硬手子,敢阻拦我家建墙?”

    声音沙哑,语调中带着浓郁的蔑视之意。

    众人闻声看去,一个长得人高马大,四肢健壮,手臂上还纹着老虎纹身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

    这人年纪看着三十出头,留着个光秃秃的脑袋,虽然一身苗服,然而却脖子挂着大金链子,手上还带着一只金表。

    尤其是手臂上的那只纹身老虎,凶恶地张开血嘴,龇牙咧嘴的样子极为渗人。

    来人正是苗耀武。

    苗权的二儿子。

    在苗耀武的身边,还有两个比较清瘦的青年,一个年纪要比他大上几岁,他一脸不屑地瞪了老太太一眼,神情满是嘲讽。

    他是苗权的的大儿子苗耀文。

    另一个清瘦男子的年纪就比苗耀武小几岁了,手里还拿着一把柴刀,眉目间满是冷漠之意,仿佛谁若是惹了他,他会毫不犹豫上去砍上一刀。

    他是苗权的三儿子苗耀先!

    所谓三人成虎,苗权的三个儿子如今一齐过来,更让苗权这边增势!

    “你们三个浑小子,总算是来了!”

    苗权看到这三个儿子,喜出望外,满脸堆笑。

    站在苗权旁边的一个工人也凑了上去,他来到苗耀武跟前,声音尖锐地道:“耀武哥!这老太婆不把你爸妈放在眼里,硬是不给圈地起围墙!”

    苗耀武闻言,只是冷淡一笑,缓步走了上来。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老太太手里的锄头,神情嘲讽地道:“我说老太婆!你这就没意思了!不把地给我们家,你想干什么?留着到阴曹地府么?”

    老太太怔了一下,眼眶已是红了。

    她满眼婆娑,咬牙切齿地道:“小武子!你翅膀硬了啊!你小的时候,你爸爸外出农活,无法照顾你,还是我这个老婆子照看你,你们家现在恩将仇报,还有良知吗?”

    苗耀武脸色顿时一冷道:“哼!那时候,谁也没求你不是,少给我们打感情牌!这地今日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跟在旁边的苗耀先挥舞着手里的柴刀,冷笑道:“今日起不了院墙,你这老婆子晚上就别想睡好觉!”

    “难道老太婆我还怕你们?”

    老太太面对这两人如此嚣张跋扈,如此蛮横无理,也是硬气回道。

    邻居家这三个儿子,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小的时候虽然顽皮一些,倒也不打紧,没想到长大了性子变得坏了起来,现在都敢对她这个曾经照顾他们的老奶奶出言不逊。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苗权居然不加以管教,实在让她寒了心。

    虽然她知道在这苗寨子,经常会有人为了一亩三分地会大打出手,但她从来都认为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毕竟平日里她自觉自己待人还不错,在各户人家心里怎么说,也算得上有些人情味儿了。

    “苗老太!你再不让开,我们就不客气了,我们可不会像我爸这么客气!”

    这时,苗耀文突然上前一步,他说话的时候,顺手就想抢过老太太手里的铁锹。

    然而,老太太死死的握着铁锹,苗耀文竟然一时半刻抢不过去。

    “狼心狗肺的东西,想要占了我家的地,做梦,做梦!”

    老太太誓死不从,双方挣扎之下,她差点没摔在地上。

    “奶奶!!!”

    也在这时,老屋内响起了一阵匆匆脚步声。

    只见苗舒雅和陈雨欢从屋里走了出来。

    两女连忙搀扶住老太太,目光朝着苗耀文等人怒目而视。

    “喂!你们干什么?懂不懂尊老爱幼啊!”

    陈雨欢更是气得脸色发青,一边说着,还要上前去推开他们。

    然而,她虽然气势很足,力气却浅,反倒是被苗耀文一把推了回去,踉跄几步差点摔在地上。

    苗耀文瞪了陈雨欢一眼,骂道:“哪来的毛丫头,也敢管我们的事!”

    苗舒雅就道:“你们这是蛮不讲理,强取豪夺!我要报警了!”

    “哈哈哈!!”

    谁知她这话一落,苗耀文三兄弟就笑了。

    尤其是苗耀武,笑声猖狂,嚣张至极。

    他丝毫不惧地道:“各位,我没听错吧!她居然说要报警?真以为自己念了几年书,就以为可以跟老子讲理了?哼!这里天高皇帝远的,谁也管不了老子!”

    苗舒雅一怔,顿时就慌了神。

    对方说的没错,苗寨距离外面实在太远了,就算到最近镇子都有几十公里。

    她就算是报了警又能怎样,因为她想起邻居三个儿子中的苗耀武,还是一个村中恶霸!

    在附近十里八乡,黑白两道都颇有手段,她现在是势单力薄,这通电话即便是打了,估计也无济于事!

    “祖母,你没事吧?”

    这一刻,她只能顾着祖母身体如何。

    老太太许是被气得呼吸困难,忍不住地咳嗽几声,“我没事!我没事!你们都回屋里去,祖母来和他们理论。”

    苗舒雅道:“祖母,他们分明是不讲理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恬不知耻的邻居!祖母你放心,今天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让他们得逞!”

    陈雨欢也跟着点头道:“就是!侵占他人的土地,分明是旧社会的地主流氓!”

    苗耀武一听就笑了。

    苗耀武仗着人高马大,抬脚走到老太太跟前,冷笑道:“哼!两个孤孙寡祖!老子就是要把围墙建在你家门口,你又能怎样,老老实实滚到一边去!”

    说着,就要伸手去推搡苗舒雅。

    老太太气得唇齿发颤,握起铁锹就朝苗耀武头上砸去,“我打死你这小畜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