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千三百四十三章 女子聚会
    这个包厢不算太大,估计也就能坐下七八个人,她们这一行四个,进去之后就显得这个包厢有些拥挤。

    于是里面伺候的丫头婆子立刻告退走了出去。

    “哎呦!你可算是有时间出来了,也不知道给我们几个报个信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可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

    说话的是一个坐在窗子边上的丰腴美人。

    果然美人的朋友都是美人。

    林梦雅不过是看了一下,就觉得叶姨的这些朋友们,一个赛一个的风韵犹存。

    里面一共有三位夫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应该都是家世不俗。

    想来也是,能跟叶姨保持着长久友谊的家族,那肯定是不差的。

    叶凌芳没顾得上说自己的事情,反而是跟三位好友介绍了一下方姨跟容姨,以及林梦雅这个小辈。

    听闻她们三个都是从海外来的,那三位夫人的脸上并未露出多余的表情,但林梦雅却感觉得到,这三位夫人对他们的态度淡淡的。

    这也正常。

    于是分别落座之后,这三位夫人只是礼貌地对着林梦雅他们三个打了招呼,然后就询问起叶姨和离的经过。“风声传出来,可吓了我们一跳,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放着那么大的家业不要,偏偏要让给外面的那些小蹄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咱们姐妹几个当中你不是

    最精明的一个吗?”

    说话的还是那个丰腴的夫人,她的性格跟她的长相一样,明媚、泼辣、直爽。

    虽然说话跟连珠炮似的,但是林梦雅能感觉得出来,对于叶姨,她还是很关心的。

    叶凌芳笑了笑,让人上了茶,这才解释道:“事情并不像是外面传的那般不堪,总之,我早就想跟他和离了,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你们也知道的,我只有夭儿这么一个姑娘。从前我总想着我若是能多忍一些,以后等我的女儿出嫁了,她也算是有娘家可以依靠。但是现在我才看清楚,他们根

    本就不顾我跟我女儿的死活,又怎么可能给我女儿撑腰呢?”

    “与其忍气吞声,不如我把自己能拿到手的东西都拿到手,到时候就算是我女儿招赘上门,我也能养她一辈子!”

    对面的三个夫人震惊住了。

    可以说在这个时代,叶姨的这一番话无异于是离经叛道。

    所以她们当中那个有些瘦瘦小小,看起来身体不太好的夫人,小声地说道:“再怎么说,和离之后你跟你女儿也算是没了依靠,往后可怎么办呀?”

    “从前就算不和离的时候,他也没管过我们娘两个,所以以后我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不过叶姨的状态看起来好像比她们好多了。

    林梦雅虽然没吭声,但是她一直在观察着对面的三位夫人,尤其是这个说话声音细细小小的夫人。

    她虽然没看过对方的脉象,但也知道这位肯定是久病缠身。

    今天的太阳很足,所以她们出来的时候都穿得比较轻薄,尽管如此,在马车上她们还热得差点出了一身的汗。

    但是眼前的这位夫人,她身上居然还穿着袄子,额头干干净净,脸上就连一点红色都没有。

    足以说明她至少有一个畏寒之症。

    其他的暂时她还没有看出来,至于另外两人,从表面上来看,虽然很健康,但是她们的精神状态跟叶姨没法比。

    叶姨嘴上说的很不在乎,实际上她是真的不在乎,所以现在她看起来有一种非常洒脱的自由之感。

    气场这种东西是很玄妙的,有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过得非常紧绷,所以哪怕嘴上说得再好,也是故作潇洒。

    但有的人她不开口,别人也知道这人的生活一定过得非常闲适。

    现在叶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下。

    那个始终没有开口的夫人,静静地听着老姐妹们的一言一语,良久之后她才终于开口说道:“那你现在住在哪?”

    叶凌芳想了想,才笑着道:“我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去处,你们不必担心,这些年我也攒下了不少宅院,我跟我女儿两个人还是够住的。”

    那位夫人点点头,又道:“如果不方便的话,你们可以去我家的庄子上住。”

    其他的两个人也是纷纷点头,但是叶凌芳却婉拒了。

    “不用麻烦了,我们娘两个现在挺好的,自在随心,倒是你们三个,听到那么多事情还敢出来跟我喝茶,难道就不怕回去之后落埋怨吗?”

    其实这话也是一种试探。

    叶凌芳之前已经发出了邀请,可是应约而来的只有三个人。

    假如她还在夏家的话,现在肯定已是高朋满座。

    但她并没有怪罪那些没有来的人。

    大家都不容易,她们不仅要考虑自己,更多的是要考虑自己在家族之中的影响。

    听到这话,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

    “我如何别人管不着。再说我与你也算相识了十几年,得知你与夫君和离,我怎能还坐得住?”

    第一个开口的仍旧是那个丰腴的夫人,之前介绍的时候知道她夫家姓刘。

    刘夫人在家里的地位应该很高,不然她也不能说这样的话,但是林梦雅却看出了她的勉强。

    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容易啊!

    另外两人听到这话却没有吭声,片刻之后,还穿着袄子的赵夫人勉强笑着说道:“我这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我得出来看看你们,或许......”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挑明说,但是另外的几人都已经听出了她话中含义。赵夫人哽咽地说道:“我这身子不争气,娘家那边也不肯给我撑腰,所以我就想着若我有朝一日去了,你们能不能好好替我照拂我的一双儿女?也算是全了咱们这

    么些年的姐妹情谊。”

    这话几乎是在等于托孤了。

    气氛一下子就伤感了起来,叶凌芳的眼圈也红红的,打趣着说道:“从前你没有出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怎么?这才多少年,你就变得这般胆小如鼠了?”

    “再说,咱们手里也不是没有银子。到时候我给你多买一些灵丹妙药,保证你活到你那一双儿女子孙满堂,还省得别人照拂了不是?”

    结果那位赵夫人却哭了出来,眼泪不断地往下滑,她手脚慌乱的想要去擦,却根本擦不过来。

    最后索性捂着脸,哭了个痛痛快快。“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不会不管我!可是没想到我家老爷,我与他夫妻那么多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我这还没死呢,他那边已经迎了新人过门。现在只

    怕是正等着我咽气,然后就把他的新夫人扶正呢!”

    一听这话,叶凌芳气得差点拍了桌子。

    “他怎能如此对你?”

    赵夫人抽抽噎噎,提起了自己的伤心往事。

    他们这样的人婚姻都是身不由己的,所以赵夫人跟赵老爷也是家族联姻。

    但是两个人可不是盲婚哑嫁,他们从小就是世交,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可是赵夫人过门之后,婆婆就总是拿孝道压她,磋磨她。

    尤其是她生了一双儿女之后,就时常觉得胸闷,情绪也总是恢复不过来,有一阵她每天不是哭就是闹。

    这样下去再好的感情也会被消耗掉,所以赵夫人也想在外求医,却不想就在她到处找好医师治疗自己的时候,赵老爷却抬了一房妾室入门。

    像是她们这样家族的女人,自然是不可能跟自己的丈夫一生一世一双人。

    那之前赵家也已经有了两房美妾。

    可是赵老爷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她最难受的时候,往她胸口还捅了一刀。

    从那之后赵夫人的情况也是每况愈下。

    这几年已经逐渐有了油尽灯枯之感,若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她怕是早就已经支撑不到现在了。

    其他的三个人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所以面对着赵夫人的哭诉,她们除了安慰什么也做不了。

    林梦雅听到赵夫人的这些话,就知道这肯定是产后抑郁症。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还伴随着其他症状。

    但是现在不是她说话的时候,她就只能保持沉默。“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叶凌芳叹了口气,“他爱纳多少妾室就让他去,左右也越不过你去,还有你刚才说的那叫什么话?什么你死了好给别人让地方,难不

    成他还敢宠妾灭妻?”

    但是这话,叶凌芳自己说了都愣了一下。

    是了。

    这些男人有什么不敢的呢?

    他们一边娶着大家族出身的妻子,占尽了天时地利。

    另外一边则是不断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把那些美妾纳入房中。

    就算是没有宠妾灭妻这一出,光是后院的莺莺燕燕也足以让赵夫人这样性格的女子心烦的了。

    更何况两个人之间是有情的,这样的背叛足以毁灭一个痴心的女子。

    一想到这里,其他三人也不觉悲从中来。方姨跟容姨两人,有些尴尬的坐在旁边,也不知道是加入进去好,还是要说几句话劝慰她们才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