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0章 倒贴
    田哥就是这样一个人,外冷内热,对敌人毫不手软,对朋友有情有义,对爱人忠贞不渝,加上他冷静的头脑和特殊的人格魅力,导致道上很多兄弟愿意替他卖命,他不是纯粹的北派人,洛姨才是,但只要他还在北派一天,那北派就永远压南派一头。

    我看了眼手机屏幕,笑道:“不用了田哥,好意我心领了,我好歹也是银狐徒弟,王瓶子徒孙,北派年轻一辈排名前三的人物,不能老是碰到点儿挫折就去找你啊!你又不是我爹。”

    “滚蛋,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电话那头骂道。

    “你自己能解决那我就不管了,对了小子,我最近补窟窿花销有点儿大,你手头有三百万没有?”

    “你还会缺钱?”我略感惊讶。

    电话中他叹声说:“我要是不缺钱为什么前两年跟着你们下坑,如今手下兄弟越来越多,今年上面几个大人物换届了需要重新通关系,赌场白面儿那类来钱快的生意我又不碰,哎.....要是小洛还在的话,我应该不会这么累啊。”

    “这样啊......田哥,我问你个事儿,最近道上有些传言是关于洛姨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别乱想,你都说了是传言,小洛靠着王把头那颗含口珠,遗体保存的很好。”

    下一秒,田哥又突然笑道:“其实这样也挺好,没什么,我已经接受了现实,小洛总归还在我身边,她虽然不能开口,但我可以跟她说话,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去看她。”

    我点了根烟。

    这次换我沉默,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会在像以前一样劝他,因为玛珍死后我也感同身受。

    那种感觉就像心脏上被剜走了一块儿肉,虽然心脏经过治疗后还能在跳,但每跳一次。伤口部位都会隐隐作痛。

    我们这类人将来大概率没有好下场,在那之前尽量活的潇洒才对,什么人伦纲常,社会道德,见鬼去吧,就应该什么高兴来什么,什么舒服来什么,要是世上真有电影里演的那种借尸还魂的害人法术,我会毫不犹豫去做。

    “没问题田哥,三百万是吧。我抽空转你卡上。”

    “谢了,那我半个月之内还你。”

    “这个不急,既然田哥你手头紧,那啥时候我碰个好点咱两合作一把啊?”我道。

    “呵呵,行,老不做活,我和老计的手艺也快生疏了。”

    “计把头身体还好吧?都一年多没见他了。”

    “老计很好,身体硬朗的很,他现在很忙,天天收拾那些奶粉尿不湿。”

    我大声道:“老计把头带小计把头!他要是能在多活几年!没准将来咱们北派还能有个小小计把头!”

    “哈哈哈!你小子这张嘴啊!”

    “那行,就这样了,我们保持联系。”

    电话那头田哥放声大笑后主动挂了。

    此时我忍不住心想,北派永不落没,我辈传承不断,二十年后必出人才。

    ....

    早饭我基本不吃,但我还是在楼下买了两杯豆浆和几个包子,回去后我直接说:“嫂子,你们吃点儿吧,这是你在我这里的最后一餐了。”

    她正在梳头发的手停了下来,脸上表情也瞬间紧张。

    我叹道:“别怕,我不会害你们母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刚刚收到一条消息,是关于你老公的。”

    “他出意外了?”

    我点头:“我的朋友已经确认过了,人大概一天前就已经死了,至于是不是意外,这个还需要调查。”

    她赶忙深呼吸,显然短时间内难以消化这条消息。

    此外她眼神中露出一丝哀伤,不过转瞬即逝,这些微表情都被我看在了眼底。

    “人不是你杀的?”

    我摇头:“我说过,我只想从你老公那里知道中间人的消息,我没想过要他的命。”

    其实我完全可以谎称是我做的,然后索要她之前承诺过的一百万,但这样做后续有风险,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我,非必要情况下不要惹女人,尤其是头脑聪明的女人。

    看买来的包子她不动,我拿起来咬了一口说:“嫂子,对你来说这是好事儿,这样一来你们娘俩就是唯一的财产继承人,他家底儿应该不少。”

    “嗯,小弟你说的没错,我明白。”

    “既然他死了,那你们之间矛盾纷能不能说给我听下?我有些好奇,我刚才听你提到了什么中间人?”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一些内幕,当然我也隐瞒了一些敏感消息。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难怪我老公那段时间经常打听一些古董拍卖类的消息。”

    “小弟,听你这么说,是我老公知道中间人的身份,而中间人知道背后买家的身份,现在我老公一死,那这条线就彻底断了?”

    我点头:“没错,但我还有别的备用计划,只不过要冒些风险。”

    她立即起身说:“我想帮你,你看看我能帮的上什么忙。”

    我刚想说不用,但转念一想我现在确实非常需要人手,于是我转而问她:“你为什么帮我?目地是什么?”

    说实话,我此刻有点看不透这个女人,他老公的死虽然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有间接关系,不管二人之间有没有感情他们都是十年夫妻,而我满打满算,总共和她认识还不到三天。

    听了我的问题,她冷静道:“帮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如果你非要问理由,那我也可以给你两个。”

    “第一,我老公的死八成和你说的这个中间人有关,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想替他报仇总行吧。”

    “第二,我想深入了解小弟你的秘密,我有种感觉,我总感觉你的世界和我熟悉的世界不是同一个,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你长的真的很帅啊。”

    “啊?”

    “瑞里?”

    她点头说真的,表情很认真。

    她这话说的我都飘飘然了,可能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这个萝卜,刚好能插到她那个坑里?

    她这是摆明的倒贴我。

    人要有自知之明,我不承认我很帅,我只承认我有点点小帅,就那还得打扮打扮,要是刚下完坑,灰头土脸的蹲在路边儿,估计五十岁的大妈都不带看我第二眼的。

    不管怎么说吧,她既然明确表态了想为我效力,那我求之不得!这他娘的就跟捡来的一样!白使唤还不用发工资。

    看我答应了,她很高兴,脸上表情一点都不像刚死了老公的样子,随后她迫不及待的要我给她下任务,说要证明自己的能力给我看。

    结合当下的实际情况,我认真想了想,小声讲:“眼下确实有个任务,这样,我给你个宾馆地址,你现在就过去,帮我看着点儿一个人。”

    她眼睛一转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人是不是你刚才讲的弟妹,好像叫小影是吧?”

    我点头,同时心里琢磨:“这女人猜透了我心理,是不是有点过于聪明了?我能不能驾驭的了她?”

    看我面露担忧,他突然伸出一根手指,用力点了我额头一下,微笑说:

    “放心吧小弟,就让我来替你会一会你这位弟妹,我看看她到底是小白羊还是黑老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