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八十一章 越狱(二)
    “吃吧,卑贱的人族。”

    黑衣影魔神色倨傲,环抱着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牢房里的人族修士。

    “你们……”

    话未说完,只见一抹寒芒在黑暗的地牢深处亮起。

    一阵劲风掠过,插在墙上的火把火光摇曳,黑衣影魔的头颅顺着劲风飞了起来。

    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几圈,鲜血混合着尘土,将整个头颅沾染的脏兮兮的。

    就像那些变得灰扑扑的雪白馒头。

    直挺挺的身体扑通一声倒下,鲜血溅了一地。

    寒芒再次闪烁,这次是干脆利落的扎向地面。

    阴影在刀锋之下挣扎,却始终不能逃离刀锋的压制。

    握着匕首的手轻轻一转,刀锋搅动着阴影,丝丝缕缕的黑雾随着搅动消散。

    直到阴影彻底消失,那把匕首才被抽了出来,重新收回它主人的袖中。

    火把的光芒照出丁香雪清丽的眉眼,也照出牢房里安静的修士们。

    “体修?星辰之力?”

    丁香雪听着拗口陌生的语言,没有回答,沉默的靠近牢房门口,手中匕首再次出现。

    一起一落,锁着牢门的锁链哗啦啦掉落在地上。

    待到她想要用匕首劈开修士脚上的圆环,却只在圆环上留下一点白印的时候。

    丁香雪也好,牢房里的修士们也好,都变了脸色。

    “小姑娘,你这匕首不行啊!”

    “要不是老子的储物袋被那些魔族搜罗走了,用老子的法器,一刀就能劈断这该死的东西。”

    “这圆环的材质有些特殊,似乎不是我们东陆的矿石,想要用蛮力破开有些困难。”

    修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交流起了如何破开这圆环。

    但丁香雪听不懂。

    她抿了抿唇,有些无措,这一点是她没有考虑到的。

    她事先并不知道这圆环居然如此坚硬。

    这该如何是好?

    没有这群修士,她一个人哪里可能带着陈六十逃出去?

    “这小姑娘不会是哑巴吧?还是聋子?不应该啊……”

    “有没有接应的?不会就这个小姑娘一个人劫狱吧?”

    “就这么点修为,这不是闹着玩吗?”

    “等等,这小姑娘不会是西陆的人族吧?”

    忽然间,有一道声音在修士之中响起。

    所有的议论声顿时停住了。

    一道道视线开始打量起丁香雪。

    这服饰,这打扮,确实像地牢那些来自西陆人窟里的奴隶。

    还有这完全不习惯运用灵力的样子。

    若说是来自于西陆,似乎也不奇怪。

    “西陆听说有佛修,还有一些走体修路子的人族修士。”

    “这小姑娘就是体修吧?”

    “西陆的话,谁会讲?”

    “行了,不要说些废话了。”

    中年修士披散着灰白的头发,站起了身走向丁香雪。

    “陈默。”

    中年修士指了指自己,字正腔圆的开口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似乎是怕丁香雪听不懂,他再次指着自己重复了一遍,“陈默。”

    丁香雪猜的到这些东陆修士们可能是在讨论圆环,后面好像是在说她,可能是发现了她来自西陆。

    当中年修士来到她面前的时候,丁香雪有些戒备。

    她不清楚东陆修士对西陆人族的看法。

    但当中年修士重复了两遍动作之后,丁香雪若有所思,重复着说了一遍,“陈默?”

    中年修士点了点头,指了指丁香雪。

    丁香雪也指了指自己,用西陆的语言说道,“丁香雪。”

    同时从脖子上的荷包里倒出那株仍旧栩栩如生的丁香花,重复了一遍。

    “丁香。”

    “丁香雪。”

    指了指丁香花,又指了指自己。

    陈默的目光在那株栩栩如生的丁香花上定了定,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过来。

    “你的名字跟这个丁香花一样?丁香吗?”

    丁香雪指了指丁香花,再指了指自己,肯定的点头,“丁香雪。”

    两人磕磕绊绊的用不同的语言认识了对方。

    随即陈默屈膝坐下,露出套着圆环的腿,然后并指成刀,在脚踝之上,圆环上方做了个挥斩的手势。

    “砍了它。”

    陈默的声音平稳有力,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腿脚。

    周围听懂的修士们都缄默不语。

    这个法子谁都知道,但没有人愿意这么做。

    若是他们的储物袋还在,这么做倒不是不行。

    有足够的丹药让他们恢复行动力,甚至有些珍稀丹药还能续上断肢。

    但现在谁也没有储物袋,即便恢复了灵力,顶多也就是止血。

    缺了一条腿,没有法器,没有丹药,没有符箓,就算是修为还在,只怕也逃不出去。

    陈默却神色自如。

    “陈道友,你有几分把握?”有修士不由自主的问道。

    陈默笑了起来,“陈某从不做无把握之事。”

    此言一出,自然没有人再劝,也没有人真心想劝。

    因为陈默一旦恢复灵力,对他们而言也是好事。

    担心陈默丢下他们?不会的,因为想要逃离这里,光靠陈默一人显然是不可能的。

    丁香雪也看懂了陈默的意思,她没有什么犹豫和阻拦的想法。

    影魔已经被她杀了,这个狱,她如今是非逃不可了。

    匕首寒芒如匹练,刀锋起落之间,骨肉如同豆腐,干脆利落的被切断。

    鲜血喷涌而出,圆环随着断肢与陈默的身体分离,随后因为没有依靠,叮当一声砸在地面上。

    陈默则像解开枷锁的囚徒,身体如饥似渴的吸纳着灵力,伤口的鲜血缓缓止住。

    看到这一幕的修士们皆是一喜。

    圆环一离体,果然就能恢复灵力。

    紧接着,陈默并指割开腰间的肉,挖出一颗包裹着的丹药。

    不等其余人反应,陈默飞快的吞下丹药,将断肢拿起,拨开圆环,灵力拂去上面的尘土,然后贴合在断面上。

    丝丝缕缕的肉芽生长着,一点点连接着断肢,几个呼吸之间,断肢便重新续上,只余下小腿上浅浅的疤痕。

    “百花生生丹?回天丹?”

    有修士目露诧异,猜测陈默服下的丹药是哪一种。

    丁香雪也满脸惊讶,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神奇的丹药。

    东陆的人族,果然很厉害。

    丁香雪不由自主的再次想到。

    陈默是筑基的修士,恢复灵力需要不短的时间,但目前没有时间让他先恢复全部灵力。

    他必须先解开其他修士的枷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