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05章 605、彪悍的阿古娅
    一群少年少女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自家地盘上,又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哪里能忍这样的言语?

    最先说话的少年抬起手一个耳光就要朝着阿古娅甩过去,“你敢骂我姐姐!”

    骆君摇还在心中盘算要不要掺和这事儿,就见阿古娅猛地站起身来,一只手抓住少年的手,另一只手飞快地甩了过去。

    “啪!“一声清脆作响,整个食舍瞬间都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愣愣地望着眼前的美貌少女。

    这也太彪悍了!

    那少年显然也被打懵了,回过神来顿时恼羞成怒。

    “你敢打我!”也顾不得多想毫不犹豫一拳朝阿古娅砸了过去。

    这一拳若是砸在了阿古娅脸上,就算不死只怕也要毁容了。

    骆君摇伸手推了阿古娅一把,口中道:“你们要做什么!”

    不想竟然没推动,阿古娅直挺挺地站在原地。

    “……”骆君摇一怔,不等她再做反应,眼看那一拳就要到跟前了。阿古娅一把操起桌上的奶茶,朝那少年泼了过去,然后将手中的茶杯也朝少年脸上砸去。

    那少年被温热的奶茶泼了一脸,手下一顿脸也朝旁边偏去,正好被阿古娅的茶杯砸中了右半边颧骨。  少年痛的嗷地一声,阿古娅已经拉着骆君摇往后退去,退到几步外才叉着腰,扬起下巴高声道:“你们想干什么?!趁着王上不在想害死本公主,好让你那什么姐

    姐当王后?”

    阿古娅和骆君摇并不只是两个人跑出来的,这片刻间功夫,原本守在外面的人也已经涌了进来,本就不大的地方越发显得拥挤起来。

    原本还想看热闹的食客也发现双方都不是寻常人,也不敢再多看悄悄起身溜了出去。  “公主。”为首的两个男子快步走到阿古娅身边,其中一个骆君摇也认识,是姬湛身边的护卫。另一个身上的服饰与蕲族人截然不同,显然是西阗人,是阿古

    娅的护卫。

    阿古娅如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地将这群年轻男女挑衅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略过了自己回骂对方以及给了对方一个大耳光的事。

    “你们蕲族的贵族都这么嚣张的?”跟着一起进来的西阗男子语带嘲弄笑道:“难怪蕲王想要迎娶我们公主,这谁能受得了?”

    这话不仅是嘲讽眼前这些人,更是连姬湛的脸都打了。

    姬湛的护卫脸色也是一沉,扫视了众人一眼沉声道:“今天的事我会如实禀告王上,阿古娅公主是王上选定的未来王后,还请各位……自重。”

    闻言在场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那被打了一个耳光的少年更是恼怒不已,“你什么意思?”

    护卫看着他没有言语,少年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站在旁边的少女拉住了,“咱们回去吧。”

    “阿姐!”少年心有不甘,狠狠地瞪了阿古娅一眼。

    阿古娅毫不在意,还得意地朝那少年做了个鬼脸。

    那少年被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却被长姐和身边的人拉了出去。

    一群人呼啦啦地来,又呼啦啦地走了,食舍里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阿古娅得意地看向骆君摇,那眼神仿佛是在说,“看到了吧,我厉害吧?”。

    骆君摇无语。

    旁边的护卫看了,沉声道:“公主,那位姬小姐,也是王上未来的王后。你们……以后还要在宫中相处的。”

    阿古娅朝他翻了个白眼,浑不在意地道:“那又怎么样?阿湛又不喜欢她。”

    护卫没有在说话,只在心中暗道:蕲族王城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你现在得意了,等将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这位公主在西阗虽然十分受宠,但看起来确实不太聪明。

    不过王上看上她,不就是因为她不聪明么?

    阿古娅显然不在意这些,兴致勃勃地拉着骆君摇又跑出去逛街了。

    陪着阿古娅逛街并不累,让骆君摇心累的是,阿古娅一直试图劝说骆君摇给她一起嫁给姬湛,对付姬湛的另一位王后。

    一时间骆君摇到时有些分不清楚,这位恋爱脑公主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姬湛,否则她为什么能如此理所当然地劝说另一个女子跟自己分享丈夫?

    不堪其扰,骆君摇只得劝说阿古娅尽早回宫。

    将阿古娅这半天的言行如实禀告了白靖容,对阿古娅的行为白靖容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没有发表任何评价。

    这并不奇怪,白靖容一向看不上阿古娅这样一心只有情情爱爱的女孩儿,只要她不碍着自己的路,白靖容都懒得去对付她。  骆君摇倒是从白宁口中得到了一个消息,她们还没回来之前,蕲族宗室众人就已经进宫来跟姬湛闹了一场。对于姬湛想要弄个西阗公主来和蕲族贵女抗衡,

    蕲族宗室贵族们显然并不是没有意见的。

    阿古娅今天这一出,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挑衅。

    这事儿最后还是白靖容出面平息的。

    “看来姬湛的日子确实不好过啊。”骆君摇也忍不住在心里感慨,姬湛这个蕲王实在是有些生不逢时。

    正巧赶在蕲族衰落虚弱的时候匆匆上位,身上还有一半敌国血统不说,还有一个处处挟制他的母亲。

    如今更是兵临城下,对手还是谢衍和查钦王这样的人。

    骆君摇觉得自己都有些同情他了。

    另一边姬湛脸色阴沉地坐在大殿里,方才殿中发生的一切都让他难以忍受。

    曾经姬湛无比崇拜自己的父王,他觉得自己也能成为像父王一样强大的王者,甚至他还没有父王所有的弱点。

    然而真正继位之后他才发现,一切都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样。

    无论是蕲族的衰弱,还是和贵族的争斗都让他心力交瘁,更有白靖容这个太后对自己的限制,让姬湛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人束住了手脚动弹不得。

    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竟然还在争权夺利!

    “碰!”姬湛一掌拍在了桌上,响声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回荡。

    一只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带着淡淡馨香的娇躯靠近了他。

    阿古娅将头靠在他肩头,娇声道:“阿湛别生气,我会帮你的。”

    姬湛侧首看向她,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道:“阿娅,现在也只有你还一心一意站在我身边了。”

    阿古娅笑容明媚,丝毫看不出来先前在外面的骄横跋扈,“所以阿湛一定要对我好啊。”

    姬湛将他揽入怀中,轻声道:“我自然会对阿娅好的。”

    “阿湛对我好,我也对阿湛好。”阿古娅仰起脸,轻声道:“别担心,兄长说西阗的兵马后天就能赶到。”

    姬湛的脸色好了一些,问道:“有多少兵马?”

    阿古娅有些歉意地道:“你知道的,我们西阗不大,我阿爹费了不少力气,也只凑到了三万人。”

    姬湛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够了,待此事过后,我陪你回西阗,亲自谢过你阿爹。”

    阿古娅眨了眨眼睛,笑道:“这有什么,我阿爹不就是你阿爹么?”

    姬湛轻笑道:“你说的是,你跟你兄长说一声,兵马到之前告诉我一声,不可声张。”

    阿古娅乖巧地点头,“好,都听阿湛的。”

    姬湛柔声道:“等击退了胤人和那些西域人,我们就成婚。我定会让阿娅风风光光地做我的王后。”

    “好。”阿古娅高兴地点头笑道。

    城外西域联军大营,谢衍慢条斯理地将刚刚收到的密信捻成了碎屑,脸上神色肃然,眸光中更是透露出阵阵杀意。

    站在帐下众人纷纷低头不敢去看谢衍的神色,更有人将目光看向送来密信的密字营护卫。

    你到底送了什么东西,让王爷这么生气?

    护卫也很无辜。

    他只是个送信的,怎么知道密信里写了什么?

    “冷霜可有消息传回?”所幸谢衍并不是会将怒火倾泻给属下的人,很快便收起密信抬头问道。

    众人不由松了口气,连忙有人答道:“启禀王爷,冷霜和袭影已经到达柔然部故地与燕大统领回合。更详尽的信息,这两日应当也会传来。”

    谢衍微点了下头,“周边各部落有何反应?”

    “蕲族王城发出召集令后,周边个部落响应者十不过二三。都是距离蕲族王城近,跟蕲族人关系密切的小部落。即便全力相助,总兵力应当也不到五万人。”

    蕲族人当然不可能放任大的部落在自己王城附近发展,因此能在这附近存活的都是一切实力弱小只能依附于蕲族生存的小部落。

    这些人即便是出兵,也造不成什么大的伤害。

    “倒是西阗部,似乎铁了心要帮姬湛。”西阗族长这个时候将女儿嫁给姬湛,还几乎举族出兵,显然是打算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这个未来的女婿身上。

    姬湛若是能战胜西域和胤族联军,并成功从蕲族贵族和白靖容手中夺回权力,并且还不会过河拆桥的话,西阗确实能获得不菲的好处。

    但这位族长怎么不想想,姬湛的上一个岳父怎么样了?

    谢衍身上的冷意更强了几分,沉声道:“西阗不必理会,盯紧查钦王和东胤人。”

    “王爷觉得查钦王会反水?”

    谢衍道:“查钦王想要蕲族的地方,不至于反水。但会不会暗地里给我们使绊子,却不好说。”

    “是,王爷。”众人起身应道。

    “王爷,王妃密信。”帐外暗卫的声音传来,大帐里的冷意似乎开始消散了。

    帐中众人暗自松了口气,十分遗憾王妃这段时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不然王爷今天也不会这么恐怕。

    “进来。”一个暗卫拿着一封密信进来,恭敬地送到谢衍跟前。

    谢衍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方才打开了密信。

    看了信里的内容,谢衍剑眉微挑,“摇摇要查西阗部和那个阿古娅公主?”

    “回王爷,王妃是这么吩咐的。”

    谢衍思忖片刻道:“王妃想知道什么,如实告诉她便是。”

    说罢又顿了顿才道:“叮嘱王妃注意安全,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是,王爷。”暗卫恭敬地道,告退转身出去了。

    “王爷。”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片刻后秦药儿从外面探进来一个脑袋。

    谢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道:“何事?”

    秦药儿问道:“我刚刚好像听到王妃了,王妃是不是要回来了?如果不是的话,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她?”

    王妃怕她经常出入蕲族王宫遇到危险,不许她再去。

    可是跟在谢衍身边真的、真的很无聊啊。

    无聊的秦药儿都后悔跑到蕲族王城来了,在中原还可以逛逛街,研究研究药毒,这鬼地方是什么都没有啊。

    谢衍道:“你若是不怕被白靖容身边的高手抓住剥皮抽筋,就去吧。”

    秦药儿不忿地道:“我才不会被人抓住,王妃的易容术还是我弄得呢。”

    谢衍道:“那就去吧,告诉摇摇曲放和白靖容都不用她操心,一切以自己的安危为重。”

    秦药儿欢呼一声,也不管谢衍转身就要走,却被谢衍叫住了。

    “曲天歌可有找你拿药?”

    秦药儿一脸无语,“曲天歌怎么会找我拿药?”曲天歌那种人,杀人也是用剑,用毒药在他们眼中是低级不入流的手段。

    谢衍抬手将一个东西抛了过去。

    秦药儿伸手接住,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一个药瓶,秦药儿扒开瓶塞闻了闻,太过复杂的味道让她一时半会儿也判断不出这是做什么用的。

    谢衍道:“交给曲天歌,用不用随他。”

    “你干嘛不自己交给他?”秦药儿不解地道。

    谢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秦药儿立刻缩了缩脖子,哦了一声乖乖将东西收进了袖袋里。

    大帐里重新恢复了宁静,谢衍重新打开放在旁边的密信,脸色重新阴沉了下来。

    半晌,大帐里才响起谢衍的声音,“来人。”

    “王爷。”一个灰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帐中,单膝跪地听令。

    谢衍道:“给那个阿古娅找点事情做,她太闲了。”  灰影并不知道谢衍这话是合意,但也没有必要刨根问底,只是低头恭敬地应道:“是,王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