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定下这场奇兵
    “通传所有狄戎部落,开始收拢勇士与战马,十日之内,不管部落大小,都要赶到乌海。本狼王这一次,便誓草原血约,狄戎二族攻入中原!”

    立在王庭外,郝连战脸色沉冷。

    按着他的计划,需再等一下时间。只可惜,现在的狄戎二族,因为小狄王的死,隐约间要反目成仇。莫得办法,他只能转移二族的内讧,以攻打中原为上。说句难听的,若是取了中原,谁还会在乎一个小狄王的死。

    神鹿子在旁,原先还想再劝一二,但终归没有动。这般光景下,不管是狄戎,或是他身后的柔然,都该要动了,趁其不备,打下整个中原。

    闭了闭眼,站在狼王的身边,神鹿子也昂起了头,目光出神地看向远方。认真来说,如这种入主中原的大事,并不会绝,跟随妖后脚步的,轮到沙戎狼王了。

    当然,还有南海的凌师。

    “大破中原。”想到尽处,神鹿子咬牙。

    随即,同站在王庭外的郝连战,也仰头长啸起来。

    ……

    乌海二百里外,沙戎怀云部落。

    听着小狄王身死的消息,坐在毡帐里的瘸腿老牧民,并无太多的吃惊。这一计,实则是他向殷鹄提出的。

    殷鹄亦完美了整个计划。

    拖烂了狄戎间的内讧与矛盾,若无猜错,这二者极可能提早攻打中原。如此一来,中原那边的决战,在硝烟尚能遮住一切之时,便有了迅速回旋的时间。

    狄戎攻关,不过是时间迟早的问题。而他们要做的,是掌控主动,有条不紊地应对十几万的狄戎联军。

    当然,更认真地说,郝连战确是个雄主了。换作当年的拓跋虎,只怕听说中原厮杀决战,要马不停蹄地立即叩关。难为这位沙戎狼王,还忍了这么长时间,调查了这么久。

    “诸君。”老牧民昂起头。此时,他并没有用草原的叫法,而是沿用中原的称呼,将面前的马奴子们,称为了同僚。

    只听见二字,包括酋长卢牙在内,都身形一震,坚毅地抬起了头。

    “诸君都收到了消息,在小狄王死后,十日之内郝连战便要乌海誓师,行攻入中原之举。”

    老牧民声音沉冷。当然,他也能明白,狄戎人哪里懂什么誓师,无非是为了平息内讧,鼓舞士气。从这方面讲,郝连战便比先前的拓跋虎,高了两个层次。

    十几万的狄戎联军,浩浩荡荡,战马弯刀,冲车投石,都将会运到河州之前。更有可能,便如那小子所猜想,沙戎还会有其他的盟友。

    “老师,如今的河州守军不过万人,恐怕要守不住。”这时,酋长卢牙的话,一下子将老牧民的思绪拉回。

    听着,老牧民笑了笑,“莫急,我等并非是孤军,自然有人相帮。”

    加起来,不过四千人的奴儿军,要在草原上颠覆十几万的狄戎联军,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但便如中原的意志一样,终会有更多的忠义人,投入这场定外族的大战。

    “老师先前……在狄人攻关时候,曾用借狼惊马之计,毁了不少狄人的战马。这次,不若也依用此计,助中原大军大破狄戎。”

    “虽是好计,但用老矣。且郝连战不似拓跋虎,定会将战马这等利器,并为重中之重。我等虽未开战,但决不能将偌大的胜机,放在小计之上。”老牧民认真道,“我与小蜀王的意见,几乎无二,要想一劳永逸,唯有歼灭狄戎的青壮之军,再迁其老弱入苦寒之地。如此,中原二百年内,将再无外族之祸。”

    “老师,何处为歼灭之地呢?莫不是河州?”

    “是河州,但却不是那座河州城隘。”

    ……

    中原腹地,内城长阳。

    虽然已经开了春,但此时的长阳之外,扎寨的北渝大营,显得死寂无比。

    乐青静立在军帐外,眉目间满是沉思。

    “乐将军怎么了?”

    走来说话的人,赫然便是常威。但跟着常威一起的,还有另一位裹着头袍的幕僚。

    听见声音,乐青转过了身。

    “我已经收到消息,渝州那边的常家大郎,前日已经出发,快赶到皇门关下了。”

    常威大笑,“以前听说有清馆花魁,他可是跑得最快的,偏在这般时候,却如此磨蹭。乐将军放心,他误不了大事。”

    乐青点头,看了看旁边不露脸的幕僚,一下子拱手抱拳。

    “先生,此番有劳了。”

    头袍幕僚同样拱手,“且放心,我会跟随将军,尽吾所能,为将军出谋划策。”

    “天下虽无先生之名,但先生之智,可称河州军的首席。”

    头袍幕僚沉默不言,点了点头。此番领下军令,他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光景。但没办法,河州军中,并无胜任的幕僚。他需要跟随乐青,按着计划变成一支奇军。

    “对了先生,这座皇门关……”

    “乐将军放心,此事定无问题。”

    听罢,乐青呼了一口气,“我家主公与我说得最多的,便是一句话,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北渝王确是天下英豪。”

    “先生亦是高才。”乐青笑道,“能想出空营撤军之计。如此一来,我等便有了迂回的时间。”

    头袍幕僚跟着一笑,“我知将军所虑,但请将军放心。皇门关堵的是敌,而非是友。想来,皇门关上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一句,让乐青整个人放松下来。

    “这般大的信任与手笔,也唯有西蜀王敢如此豪气干云。此一去,某亦不负千万人所托,愿以手中长刀,杀虏破敌。那么,这一路便要仰仗先生了。”

    “某常威,亦随二位同去,合我三人众之力,打出一场大战先胜。”在旁的常威,也抱拳朗声开口。

    同站的头袍幕僚,声音稳重至极,也冲着乐青和常威拱手。

    “虽说是军令如山。但某亦是血性之人,也跟随过贾周军师,他曾教习于我一句话。幕僚者,当有烈火张天之志,又当有孤舟钓鲸之稳。”

    “吾邱君,愿与二位将军同去,定下这场奇兵,为中原开胜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