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 寻找机会下手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韩一龙沉着脸,斥道:“我活着,就是为了,让曾经那些人,失去一切。韩雪瑞,你若是不忍心,可以离开这里,回秦氏集团总部。她会接手这里的一切。”

    韩一龙指向,那一直都是一言不发的漂亮女秘书。

    韩雪瑞失望的看着爷爷,她取下工牌,套出证件放在桌子上。

    “你,你竟然为了秦峰,打算放弃这些年,在宁市做的一切?”韩一龙气的手指颤抖。

    这一幕,那名美丽的女秘书,终于是有所动容了,诧异的盯着韩雪瑞。

    她决绝的转身,向着办公室门口走去,临近门口道:“爷爷!我是不想你激怒秦峰,从而引火烧身!他,一直都不简单呐。”

    说完,韩雪瑞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对于爷爷韩一龙,那种近乎扭曲的心里,她的心中是排斥的。而关于秦峰,韩雪瑞对他只是打心底里的敬佩,这段时间从秦峰的身上,韩雪瑞学到了很多。

    她不希望秦氏集团跟秦峰为敌,因为她隐隐有种感觉,这将是秦氏集团走向灭亡的开端。

    “他真有那么厉害?”韩一龙冷笑道:“一个一无所有的人,现在的他,指望着妻子江晓晴的江氏,也想翻身?痴人说梦。”

    “高沁,现在,你便是秦氏集团的董事长,从现在开始,终结和江氏所有的合作,不惜一切代价,记住是不惜一切代价,让和秦峰有关的所有人失去一切,一无所有。”

    这名年轻漂亮,刚刚晋升的美女,名叫高沁。

    她闻言颔首一笑道:“秦峰对付江庆耀,让得江家易主那一套手段,的确是堪称经典,韩老放心,有我坐镇,结局肯定包您满意。”

    “我且去会会那秦峰。”高沁说完,笑着走出了办公室。

    乔治巴顿刚出停车场就被高沁拦住,她毫不客气的坐上了副驾。

    “秦董果然非一般人,被剥夺了一切,还能如此的从容淡定。”高沁笑得很甜。

    这个有着天使般面孔的女人,给秦峰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他耸了耸肩道:“如果高沁小姐是来挖苦我的,那我劝你没这个必要。”

    “不,我只是来好心提醒你一句。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我勐烈的攻击。”

    高沁直言相告道:“因为,我会立即终止和江氏的合作,并且开始着手打压,而且还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是因为你错误的决策,让秦氏集团亏损严重,所以集团决定罢免你的一切。”

    这女人的确很毒,她要从公众形象上先摧毁秦峰。

    “无所谓,清者自清嘛。再说了,这多半年来,我为秦氏集团创造了多少收益,职员们可都看在眼里。不是你三两句话就能颠覆的,况且,这跟我没关系,我接下来只想安静的,做一个‘家庭主妇’。”

    秦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笑道:“如果没事,那请下车,我还得赶回家,给我媳妇儿做饭呢。”

    “噢,说起林总,那我不得不说一句,其实,您跟江晓晴林总之间,感情似乎并非是铁桶一块,尤其是逐渐得势的女人,却遇到了一个,没用的男人,还会因为这个男人,逐渐失去自己的一切。如果,在这期间,我稍稍的用点手段,恐怕会促进你们感情的分裂。”

    同为女人,高沁这番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让得秦峰的脸色有些阴沉。

    风风雨雨一路至今,终于在昨天晚上,才真正的拿下了江晓晴。

    可正如她所说,在事业上蒸蒸日上的江晓晴,即便早已知晓,有一天秦峰会失去一切。或许一开始,江晓晴不会太在意,可是周遭的非议,再加上因为秦峰,秦氏集团给江氏施压。

    恐怕那牢不可破的感情,即便不会因此而分崩离析,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没看出来,你这女人,真够狠的。”秦峰苦笑道:“不过谁能笑到最后,那还得凭借实力说话。”

    “放心,在我上任之后,我会仔细的调查,你经手的每一笔账。”

    “劳烦,下车。”秦峰笑道。

    高沁从副驾驶走了下来,来到驾驶室旁,敲了敲车窗道:“我想,该下车的,应该是您吧。这辆车,是秦氏集团的资金购买的,所以恐怕得……”

    看着话到最后,笑而不语的高沁,秦峰摊了摊手。

    他从车上走了下来,笑道:“是时候,该换一辆车了。”

    霍然转身,向着对面的街道走去,秦峰的心里憋着一肚子的邪火。

    如果说不气愤,那是假的,毕竟当初的努力,给秦氏集团带来了不小的收益,仅仅是城南那块地,都能翻数倍的价格。

    可是如今兔死狗烹,韩一龙倒戈相向,着实让人心寒。

    他抬头,仰望着冬日阴霾中洒下的点点阳光,嘴角勾着一抹冰冷地笑容。

    “秦氏集团,韩一龙。”

    既然他不仁,秦峰也不打算留任何的情面,表面上他失去了一切,但暗地里他却真正的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构建的四个团队,在仙月湖二期中现以胡啸天的名义,开设的五十多家公司注入的资金股份,这些都是他东山再起的本钱。

    站在街道上,回首秦氏集团那宏伟的大厦,秦峰笑了笑,总有一天他会拿回这一切,并且走出宁市,走向整个华夏国。

    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秦峰打车前往医院。

    在病房中,得知秦峰失去了一切后的胡啸天,表现得异常愤怒。

    “哥,咱们干死他。”胡啸天咬牙切齿的说道。

    “对,干死他。”曹千儿也是在一旁沉声道,显得愤愤不平。

    “当然要干死他,否则我将永无宁日啊,不可能干等着那韩一龙老死吧,那家伙看样子身体还硬朗着。”秦峰咧嘴一笑道:“但演戏得演全套。现在不是力敌的时候,得示弱!让韩一龙暂时放松戒备,才好寻找机会下手。”

    “所以胡啸天,你也得低调行事。暂时的隐忍,会换取将来咱们的爆发。”

    “哥,我明白。”胡啸天重重点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