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7章 吕湫的出生地
    易欢努努嘴道:“鑫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带上江梦蓝,那里应该有一个你我的秘密。”

    李鑫苑瞅着江梦蓝的身体,指着说:“她呢?一起背吗?”

    易欢摇头,江梦蓝身体变成一道光,飞进易欢的额头。

    易欢接收到江梦蓝传来的消息,拉着李鑫苑的衣角说:“我们走了,李鑫苑。”

    李鑫苑伸出右手念咒,召唤出一只会飞的鸟。李鑫苑飞上大鸟的背,伸手弯腰探出头,呼唤易欢赶紧飞上来。

    易欢抬头望着大鸟,只见大鸟的嘴,叼起易欢脖子后面的衣服,一抛上空,大鸟扑扇翅膀飞上天空。

    李鑫苑一跃飞上空中,接着易欢的腰肢,兴奋地说:“我们要落地了,飞行员接收指令。”

    大鸟吟叫,发出奇特的叫声。李鑫苑搂着易欢飞下鸟背,看到周围的环境,像是和易欢一起探讨的世外仙境。

    李鑫苑有点不安,自从听易结说白玉驭死了。可她还有隐约不安,像是其它杀死它的人,在隐隐约约在附近盯着李鑫苑看。

    李鑫苑放开易欢的腰,坐下鸟背变出几百张万两银票试探易欢说:“易欢,你弟弟说你最近缺钱,这是给你的。”

    易欢接过,心中更加怀疑李鑫苑的身份。正当易欢打算确认李鑫苑是丁雪时,李鑫苑指着南柳河道上的剑道说:“易欢,你看,是丁雪喜欢的大海。”

    易欢坐在鸟背上,侧身瞄着李鑫苑。变出一堆无用的灵石说:“鑫苑,你吸收这些灵石,等会我有用处。”

    李鑫苑无视易欢的话,看着剑道山上的剑。颤抖的声音,易欢放在鸟背的湘灵剑脱鞘而出。划过李鑫苑的脸,飞到剑道上。

    李鑫苑右脸滴下三滴血液,砸在鸟背上,冒起黑烟。眼见黑烟越来越多,黑烟中走出易结、吕湫、冥西陵、具寒他们。

    易欢收起银票,瞟一眼李鑫苑说:“鑫苑,你老公来了。”

    易欢内心被一道声音召唤,易欢望着湘灵剑飞走的方向,拍鸟脖子喊:“大鸟,飞到那座山去。”

    大鸟飞着到那座山,看着山越来越近。具寒走到易欢的旁边,抓着易欢的右手,半跪亲手背说:“易欢,我想你了。自从恢复全部的记忆,就越想你,想到发疯了。”

    易欢受不了肉麻的说法,笑着捧具寒的脸颊,亲具寒的额头说:“少肉麻了,讨厌死你了。”

    易欢脚下的鸟惊叫,南柳海里惊起一层碧浪,被海里的机关刺偏。

    具寒站起身,易欢单手捏着具寒的下巴,凶巴巴的说:“看我,不许看别人。”

    具寒偏头看吕湫,脚站不稳的喊疼。易欢顺着具寒的目光看吕湫,瞥到一个绝情。天空像是画的蓝粉色海霞,一个个蓝红色海豚跃上海面。

    这个场景,让易欢触景生情。眼角挂泪抱着具寒扑在胸口说:“这个地方,我一辈子不想留在这。”

    具寒双手伸出,抱着易欢安慰道:“别哭了,我心疼你。告诉我,这里发生过什么。”

    易欢红着眼抽泣道:“这里,这里是吕湫的出生地。丁雪她也知道,当年我们约好了,谁能第一个出版,谁就把我们的约定写出来。”

    李鑫苑瞥一眼易欢,右脚移动一个扇形,面露微笑走到李鑫苑面前,明知故问说:“易欢,你们的约定是啥,方便说吗?”

    易欢扁嘴哭道:“不行,谁也不能告诉。这是我和她的约定,里面有我的秘密。”

    李鑫苑看蓝色的天,飞来的孔雀说:“这个鸟可真美,像不像易欢你。”

    具寒揉着易欢的头,对着李鑫苑笑哭的表情,极为搞笑。惹得李鑫苑跑到易欢面前,摇着易欢的肩膀指着具寒说:“你看,你的男友表情,是不是特丑。”

    易欢委屈地抬头,喜泣笑着说:“不好笑,一点也不好笑,具寒最帅。”

    李鑫苑弯腰干呕,伸手抠喉咙说:“快落地,你们都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看剑道山,找吕湫的出生地。”

    李鑫苑身弱地躺在鸟背上,易欢和其它人飞下鸟背。几人同行,留下李鑫苑和冥西陵。易欢等人走远几十里,李鑫苑倒是不装干呕了。

    李鑫苑收起大鸟,回到李鑫苑的幻海空间里。热情地洗澡,又回到李鑫苑的身边,化为清丽的人形。

    李鑫苑挽起冥西陵的手,拿出一铅笔画的地图说:“剩下的,靠我们找到那小水坑,避免被易欢先找到,通过灵魂契约认出我是丁雪,我们先兵几路去找金秋阁。”

    冥西陵在这个地方,被压制住鬼力。施展不开法术,也不能短时间感应易欢的危险,又不能保护心中的李鑫苑。

    冥西陵骑着大鸟打开地图,被风一卷地图撕成几块。随着风飘走,几块纸落在易欢的脚边,一开始易欢不注意。

    直到,具寒捡起一块说:“这个,金秋阁是什么地方。”

    易欢拉着吕湫的手臂,回头盯着具寒,易结拉着吕湫的手,易欢放开吕湫的手。

    具寒拼接完整的地图,易欢凑过来看。看到熟悉的字体,确定是丁雪的笔迹。易欢心中忐忑地揉作一团说:“走吧,快到金秋阁了。”

    易欢三小时后,走上石砖梯城。具寒拉着易欢的手说:“我背你,走累的话。”

    易结从怀里掏出一张符,扔到空中。手结印记给符纸注入灵力,易结抱着吕湫的腰飞上符纸上。

    易欢也有样学样,飞上一米宽的符纸上。

    易结见人全部上来,催动灵符飞到金秋阁里。一棵蓝色叶片的参天大树,落下一地叶片。易欢被具寒背着,具寒的身体热度,热的易欢受不了。

    易欢小声的说:“放我下来,太热了。我要下来自己走,热死我了。”

    具寒松下易欢的身体,转身抓着易欢的手,施展一个冰系法术说:“凉快了吗?可以一起走了。”

    易欢愤然疾步,走路头也不回。易结追赶易欢喊道:“姐,你不等我们吗?”

    易欢回头嫌弃地扁嘴:“不等就不等,走慢点别人就抢先了,那之后,你姐我怎么找丁雪。”

    易结回头看吕湫,又看一遍易欢,决定要等自家媳妇。

    李鑫苑比易欢先一步找到金秋阁,刚踏进金秋阁门口,就听到易欢喊自己的名字。李鑫苑缩回脚,笑着喊:“易欢我在这里等你,等你许久了。”

    易欢一身肉,五年没运动的她,走路都嫌累,脚又酸,累的走不动路。易欢召唤出孔雀,爬到孔雀背上,指着李鑫苑说:“跟着鑫苑走,走了一天了,累死我了,皮肤都晒起泡了。”

    孔雀跟着李鑫苑走,李鑫苑刚想甩开孔雀。孔雀又跟上,李鑫苑累摊坐在地上,孔雀也坐在地上睡大觉。

    夜晚,天气冷了三十度。孔雀天性属火,此时孔雀搂着李鑫苑一起睡,扔下易欢一个在冰天雪地里睡觉。

    易欢卷着身子,被冷醒。易欢衣裳结霜地打冷颤说:“孔雀,鑫苑,你们在哪里。”

    易欢被冷得鼻孔结冰,双臂冻青。易欢召唤出魔法杖,施火魔法术。易欢拿着湘灵魔法杖,嘴唇念动咒语,飞到空中,再次召唤湘灵剑。

    易欢睁眼,见到远方的天空,飞来一个黑点。

    湘灵剑戳在剑道峰,无视易欢的召唤,潜心修炼剑道。

    湘灵的一部分,被易欢打造成湘灵魔法杖。此时飞出一段影像,里面挑拨离间的内容。让易欢挥动魔法杖毁了,同时也把叶与琪给反噬了。

    叶与琪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修炼法术。等待着某一天,能把易欢这个坏人,给抹掉脖子,流出鲜红的血液。

    叶与琪不明白这招,一直对易欢有用。以前只要一提到丁雪不是因为白玉驭弄丢性命的,易欢就很容易激怒。怎么这回不管用,叶与琪不太能想的明白。

    “易欢,我们在这,你的脚下。”易欢尴尬地移开双脚,使用魔法杖,来个魔法术抓起李鑫苑她们。

    假易欢坐在云上,捧脸道:“没想到又来了,只不过这回又是为了谁?”

    易欢拿着魔杖,双手放在后面,把玩魔法杖。李鑫苑被人绑着,又被易欢现在吹伤身体道:“易欢快过来,我快要病死了。”

    易欢收回魔法杖,对于李鑫苑的秘密,也默不作声。一心只想找到一个金水宝地,因为那里才是吕湫出生的地方,要真心得到吕湫家人的祝福,必须找到这个地方。

    易欢在地上用法术,砸出一个大坑。施法用脏水在空中画符,直到召唤出一条水龙。

    易欢踩着白色的水龙,李鑫苑抬头看易欢,被孔雀叼着飞走。易欢站在蛇磷的水龙头上,交叉盘腿坐下修炼。

    孔雀嘴下飞来一个人,又被那人砍一下头。李鑫苑抱着冥西陵,召唤出大鸟,落在鸟背上。

    孔雀看这情形,自知两边不讨好。落在李鑫苑的旁边,挽着李鑫苑的手说:“主人他要我盯着你,所以我必须跟着你,昨晚差点让你逃了。”

    李鑫苑瞥一眼孔雀,又搂着冥西陵的手臂。孔雀扯回李鑫苑的手,试图聊天说:“李鑫苑小姐,你看这大海,是不是很好看。”

    李鑫苑盯着脚下的大海,瞄着大海底下的凶残说道:“孔小姐有所不知,这大海看似美丽,却凶残无比,底下冤魂无数,岂能用美丽一直能形容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