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9章 邪不胜正【大结局】
    本故事纯属虚构

    “那是十年前,今时不同往日。知道吗我的马大局?”接着,那人补充说:“对了,喊你马大局,那是抬举你,我应该喊你马大哈,好不好啊马大哈?” 吴华阳调侃道。

    “你可别在这跟我打哈哈,要跟我斗?还要看你够不够格。”马胜伟似乎无所畏惧。说完,马胜伟挂掉了电话。

    马胜伟虽然嘴巴上说的硬气,但是他实际上害怕极了。

    他电话吕家辉,“你赶紧拿着你的护照,到机场去离开大河到国外去躲一躲。我现在还有要事待办。”

    吕家辉接到电话,吓的魂不守舍,“出事了吗?”

    “你现在别管出事不出事,你赶紧出逃就是。机票我都已经给你定好了,你国外的银行账户上我已经打了你足够的款项,也够你花几辈子的。赶紧!”马胜伟道。

    安顿好弟弟的出逃计划,马胜伟回想刚才和陌生人的对话。

    他实在是难咽下这口气,从他来到大河,还没有人对他如此地调戏,说自己是一个“马大哈”。

    在他的家乡,“马大哈”是一个贬义词,就是傻子的意思。可是马胜伟从来就认为自己是一个聪明透顶的人,一般人的智力,马胜伟极少会放在眼里。

    马胜伟又拿起那部卫星电话,“刚才有点事,给中断了一会,我们接着聊。”

    “有点事?什么事?想着怎么逃之夭夭是吧?”迟希宇问。

    马胜伟见接电话的是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连忙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迟希宇。你应该不会陌生。”迟希宇很严肃。

    “迟肇鸣的儿子吗?”马胜伟感到惊奇地问。

    “是,没错,本人正是迟肇鸣的儿子迟希宇。”希宇回答。

    “你不到医院见你爸爸的最后一面,你还有闲心在这和我闲聊的吗?”马胜伟问。

    “我会去见的。只是现在,没有任何事情比让你进监狱更重要。”迟希宇义正言辞。

    “那还是一句话,凭本事。当年你叔叔不也和你一样,也是想抓我进监狱,说是要为我敲响丧钟。结果呢?不说是为他自己敲响了丧钟,至少是被赶出了警局,你说是吧?”马胜伟咬牙切齿,拳头也觉得痒痒。

    “你就等着我来给你敲响丧钟,一定会。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耍嘴皮子,我在机场抓一个逃犯。”迟希宇说。

    马胜伟感到毛骨悚然,因为他想,此刻的弟弟应该就在机场,莫非是在抓吕家辉?他自己问自己。“你是在机场吗?我不相信。”

    眼线的定位已经电话马胜伟,马胜伟收到那个定位的信息之后,他感到绝望了。

    “不是我在机场,我的同事在机场抓你的那个可爱的弟弟。还有……” 迟希宇回答。“我还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的灭口行动已经失败,卞市长已经在省厅的审讯室,把他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迟希宇说。

    正在这个时候,希宇的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我来电话了,挂了。”

    迟希宇挂掉电话,接听的电话,行动三组传来了吕家辉抓捕成功的消息。遗憾的是,高雅婷在抓捕行动开始前,从威尔那里得到了消息,被威尔用MC娱乐的直升机接走,飞抵H城QD机场,绕道K国逃离,目前警方已经对高雅婷发出红色通缉令。

    与此同时,至臻的球吧酒吧,冷俊峰和戴云久以及都好金融的相关人员全部被一网打尽。

    在小河迟肇鸣父亲的坟头,武正哲挖出了迟肇鸣在那夜上坟的时候,让自己埋在坟头的那个瓦罐,小心翼翼地取出马胜伟犯罪留下的证据。

    医院的外科室,迟肇鸣的肺部感染日渐严重,甚至在手术后的第十五天出现了昏迷的状况。

    箫劲回国后,经过专家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他已经苏醒。

    箫劲的苏醒,对大河案件的结案,可说是一个最大的利好消息。

    萧逸看到箫劲苏醒,她欣喜而泣,拉着萧劲的手哭得像个泪人。当她知道了戴云久被抓捕的时候,她想一见这个让她一见钟情的男人。

    她已经是十年的时间没有见到她这个心爱的男人,但是见面的申请暂时被拒绝。

    在大河的问讯室,河西职院的王一发和张弛也都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王一发是因为见财起了歹念,对范玮的姑姑动了杀机,导致了范玮的姑姑的悲剧。

    在抓到吕家辉前,侦破行动小组怀疑是张弛所为。直到抓到吕家辉,才知道范玮的死亡,是因为大河队范玮的那个意外的进球,让冷俊峰、鬼见愁、吕家辉的损失惨重,吕家辉组织鬼见愁一伙将范玮杀掉泄恨。

    大河主教练年唯一也在范玮死亡的那夜,被吕家辉一伙在一家酒店的房间杀掉后碎尸,装在麻袋里并加装上大石头沉底大河。

    专案调查组在大河的燕塘尾的位置,找到了年唯一的尸体,证实了鬼见愁一伙的供词。

    马胜伟的秘密金库,搜到了一屋子的现金。搞笑的是,在进入那间秘密金库的时候,那坚不可摧的地下金库的门是启用的语音密码。

    办案的人按照马胜伟给的密码,却怎么也开不了密码锁,只好把马胜伟带到现场。当他的嘴巴里说出:“执法为民,廉洁奉公。”的话语时,门应声而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讥讽。

    大河涉黑案开庭的那天,马胜伟、冷俊峰、鬼见愁、吕家辉等犯罪分子正在接受法律的庄严审判。

    坐在轮椅上的箫劲,由萧逸推着轮椅缓缓地进入到开庭的现场。看到萧劲的马胜伟,似乎已经开始不停地发抖,这个场面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当萧逸的目光和戴云久的目光相遇的时候,戴云久感慨万千,竟然一下子泪流满面。

    萧劲的记忆已经基本上恢复,他是作为主要的证人来到的现场。

    大河医院的外科室,曲文凯教授拨打武正哲的电话,告知了迟肇鸣的身体状况。“你赶紧把迟希宇叫上,可能是见他父亲最后一面。”

    听罢电话,武正哲把在大河取回的那些证据递交给辩护席的律师,在听证席上旁听的迟希宇看见叔叔武正哲在向自己招手,连忙过去来到武正哲的身边。

    当迟希宇得知父亲病危的消息,他和武正哲准备动身去大河医院。

    大河医院迟肇鸣躺在病床,看到武正哲和儿子来到医院,他的眼里像是看到了希望的那道光。

    武正哲坐在迟肇鸣的身边,告诉了迟肇鸣大河黑恶势力已经覆灭的消息,而且自己也接到了复职的通知。

    “那我就放心了,希宇还得你好好地带一带,他和杜鹃我就交给你了。”迟肇鸣此时已是泪眼朦胧。

    “你的小说我已经帮你整理好了,只是小说的名字我拿不定主意。”武正哲望着迟肇鸣。

    “我们都是在人生路上的一个追逐者,怀着一个既定的人生目标去追求理想,也是我们各自怀有各自的欲望,欲望的本身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我在过去的那段岁月,忘记了一个道理:欲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有。你就把小说的名字取名《欲望之城》吧?”迟肇鸣的气力有些虚弱。

    “好,好,终于有了,就这个名字---《欲望之城》。我喜欢!”武正哲欣喜道。

    明月和司徒就在这个时候赶到了大河医院,来到病房。

    她挤到迟肇鸣的床边,看到大哥奄奄一息的模样,止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拉着大哥的手。

    迟肇鸣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明月用手抹了一下泪水,“你不要再说对不起!”

    希宇也来到迟肇鸣的身边,望着自己的父亲。迟肇鸣牵着迟希宇的手,把希宇的手放在了武正哲的手上。

    希宇看了一眼杜鹃,杜鹃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

    迟肇鸣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的脸上带着笑容。

    窗外的一缕阳光照在床上,也照在迟肇鸣的脸上,他的脸上,带着欣慰和灿烂的笑。

    迟肇鸣就这样安静地走了,他苦心追逐的梦想,像影子一样了无份量地消失掉了,给活着的人留下的只有扼腕的叹息!【大结局】

    <!--17K::-->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