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惊天猜测
    李洛的内心翻江倒海,那震撼的猜测如雷鸣般在其心中不断的回荡。

    澹台岚曾经说过,他们母子对青娥姐有所亏欠。

    这个亏欠,会不会就是他们曾经在某个生命攸关的时刻,得到了身为先天原始种的姜青娥的原始古血的救助?

    而也正因为这份原始古血,方才令得他表现出了几分奇特,乃至于那龙之圣种起码表现出了一点对他血晶的兴趣,将其吞食下去?

    这个猜测,好像比较接近真相。李洛也是在此时想起了姜青娥那有些独特的身世,她自小就在洛岚府与他一起长大,李太玄与澹台岚从未与他说过姜青娥的身世,也从未说过其真正的父母是否

    存在。

    姜青娥的身份,似乎是笼罩着谜团。

    再加上她是如此的优秀与耀眼,如果要说两人间谁更像是那先天原始种的话,那无疑是姜青娥。

    只不过外人并不知晓这些,所以他们猜测之余,更多的目光是放在身为李太玄,澹台岚亲生血脉的李洛的身上。

    李洛心中念头如电光石火般的闪过,最终他迅速的将心中的震惊给压制了下去。

    他感觉,他的猜测恐怕是有几分可能性的。

    但是为何李太玄,澹台岚从不与他说起?是因为姜青娥牵扯到什么吗?

    李洛眸光微微闪烁,他迟疑了数息,最终没有当着李惊蛰的面将这份猜测说出来,因为他不知道此事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而这个秘密,是否又适合说出来。

    他必然是相信李惊蛰的,但李天王一脉内,却又未必能够尽信。

    而且那秦天王一脉也在觊觎此事,如今他们误以为他是原始种,方才对他进行针对,这其实也算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能够掩护姜青娥。

    此事,或许还是要等李太玄,澹台岚归来后,再将其解开。

    而话题转回来,如果姜青娥是先天原始种的话,那他这里,可能就真的只是一场意外了。

    他大概率不是原始种。

    想到此处,李洛又不免微微有点失落,毕竟原始种听起来就有种得天独厚之感,少年人终归是想要与众不同。

    而且,有了先天原始种的加持,姜青娥的光环又是耀眼了许多,这令得李洛颇感压力。

    未婚妻强得离谱,也是一件令人心情很复杂的事情呢。

    「怎么了?」虽然李洛情绪收敛得很快,但细心的姜青娥还是有所察觉,当即美眸扫向李洛,轻声关切问道。

    李洛连忙摇头。李惊蛰则还以为他是因为无法确认原始种而失落,当即道:「你也不用沮丧,你这虽然没有确定是不是原始种,但也绝对是有几分奇异,不然龙之圣种不会吞食你

    的血晶。」

    「别小看它这点动作,说不得未来你会因此而与其更加的契合,到时龙之圣种落在你的手中,指不定就真的进化成了后天原始种。」

    「爷爷,您这饼太远了。」李洛翻了一个白眼。

    旋即他咬了咬牙,道:「我还有一个东西,您帮我掌掌眼,瞧瞧究竟是什么来路?」

    李洛说的,自然便是体内的神秘金轮,他总感觉此物非同凡响。如今这神秘金轮,算是他最大的秘密,但眼下在场的两人都是他最信任的人,先前对姜青娥的猜测,只是因为此事涉及姜青娥的安危,他不好暴露,可如果是事

    关他自身的事,那自然就没必要对两人藏着掖着。

    李洛伸出手掌,示意李惊蛰感知他体内。

    李惊蛰见状有些疑惑,但还是伸出手掌,搭在李洛手腕上,同时属于王级强者的恐怖感知,便是在顷刻间,蔓延到了李洛体

    内的每一处。

    神秘金轮平常被掩藏在李洛体内深处,如今他也故意将其显露,于是李惊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这座奇怪的东西。

    「咦?」

    接触的第一瞬间,李惊蛰嘴中就发出了一道惊咦之声,苍老的脸庞也是在此时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在这座神秘金轮上,他感觉到了一种古老到极致的波动。

    金轮之上,每一道纹路,都仿佛是天地初生时所化,金轮勾勒成了一种神秘的痕迹,而在金轮的一些角落位置,李洛的三座相宫投影其中,仿佛星辰点缀。

    李惊蛰的感知蔓延而去,试图解析这座金轮上的奥妙。

    但令得他震惊的一幕出现了,他的感知扫过去,却是没有收到任何的信息反馈,甚至连他的那一道感知,都是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悄无声息的消失得干干净净。

    仿佛那金轮是一座黑洞,吞噬任何探知。李惊蛰心中震惊愈发的强盛,要知道如今的他可是「虚三冠王」的境界,这已经算是这天地间巅峰的那一批存在,可即便如此,竟然还无法探知李洛体内这座金轮

    ?

    这究竟是何物?!

    它怎么会出现在李洛的体内?

    李惊蛰心绪涌动,片刻后,他将感知缓缓的退出了李洛体内,老脸上满是凝重。

    「爷爷,怎么样?」李洛见状,连忙问道。

    李惊蛰沉默了数息,道:「没看明白。」

    李洛顿时眼神奇特的盯着李惊蛰,老爷子,你不对劲啊,让你探测个原始种,你没能给个准确的答复,如今让你看看体内的金轮,你也说看不明白。

    你这三冠王,是个假的吧?

    被李洛这般眼神盯着,李惊蛰也是罕见的有些老脸发红,不过他也很无奈啊,这李洛等级不高,怎么满身奇怪的东西,完全和常理不符啊。

    他摸着胡须,道:「你体内这金轮很古老与神秘,我没听过这样的东西,另外从上面的一些痕迹来看,好像是跟无相圣宗有关系。」

    这话对于李洛而言毫无价值,因为他就是在灵相洞天中,才搞出了这座神秘金轮,这当然与无相圣宗有关系。

    瞧得李洛撇嘴的模样,李惊蛰只能没好气的道:「这怪不得我,不过你这金轮我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却隐约感觉到,它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东西,甚至...」

    他声音顿了顿,眼神愈发的凝重:「它的奇特,恐怕不亚于原始种。」

    「如今它只是残缺,但这明显与你自身的相性有紧密联系,所以等你未来如果相性诞生更多,此物,方才会拨开神秘。」

    李洛闻言,这才微微满意的点点头。

    总算是有些特殊的东西了,不至于被姜青娥的光环甩太远。

    李惊蛰也是将话题转移开来:「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坐镇天龙岭,等待界河域这一次的「黑雨鬼劫」。」「有我此次搞出来的动静,想来那秦莲以及一些对你有所觊觎的人应该不敢再破坏规矩,不过他们的针对与试探不会就此终结,而只要在规矩范围内,那些不怀好

    意,就需要你们自己去应对,明白吗?」

    李洛点点头,他知道李惊蛰这是想要保护他们,但是又不想他们因为李惊蛰的保护,从而变得脆弱,毕竟修炼之道,缺少了磨砺,终归难成大器。

    李惊蛰不想因为他的保护,反而影响李洛他们未来的成就。

    「对了,明日就是登阶之日了,你们的赌约,我也听说了。」

    李惊蛰冲着李洛笑道:「大天相境越级战上一品封侯?很有魄力,明日我也会来观摩。」

    以

    他的身份,登阶其实不必出席的,但既然有李洛与姜青娥的表演,那么他倒是打算去瞧瞧。李洛点点头,看样子李惊蛰并没有将原始种的想法向姜青娥的身上想去,毕竟其他人都不知道姜青娥如何来到他们家的,外人或许只会将其当做是他爹娘所收的

    亲传弟子。

    虽然姜青娥三道九品光明相很是耀眼,但原始种何等罕见,怎么可能出来一个天骄就怀疑一个?

    他这里会引来李惊蛰的怀疑,还是因为秦莲,秦九劫表现得过于执着的缘故。

    不过原始种什么的,其实倒的确不是眼下需要考虑的事情,因为对于李洛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到封侯境。

    然后彻底的将自身寿命的隐患所解决。

    而且他相信,当他突破到封侯境时,或许他体内的神秘金轮,也会引来一些重大的变化。到时候,或许就能够知晓一些此物的奥秘。
为您推荐